%e4%b8%89%e7%ba%a7%e9%a1%b5%e9%9d%a2_850x85

【生活】华女持学生签「游击」卖淫 遭警方突击引发改革呼吁

多名中国女性在学生签证的幌子下被带到南澳的性产业工作,促使一名资深治安法官发出改革的呼吁。

在今年二月份开始的一连串警方突击搜查事件之后,一些中国女性被指控经营妓院,根据法庭描述,其中一些人是通过互联网经营“游击妓院”。

南澳当地报纸《广告人报》已获得至少六起庭审案件的细节,这些女性被指控在包括CBD,Hope Valley和West Croydon等地点设有妓院。

南澳警方(SA Police)和澳大利亚边防局(Australian Border Force)开展的打击行动,促使阿德莱德副首席治安法官卡农博士(Andrew Cannon)呼吁对性产业进行紧急改革。

目前,南澳议会正在对最新的性工作除罪化法案进行审议,该法案的支持者表示,他们对南澳警方重拳打击妓院的做法感到困惑和失望。

SA警方拒绝回答问题,包括是什么导致了一连串的突击事件,有多少妓院被关闭,那些中国性工作者是自愿下海,还是被人欺骗,以合法学生身份来到澳大利亚。

在以前的一次听证会上,南澳警方的一名检察官告诉法庭,当局已经发现了一个学生签证团伙,他说,这经常是由犯罪团伙经营的。

该检察官说:“有强烈迹象表明,澳大利亚和南澳的有组织团伙把中国人——或者说‘学生’——以学生签证带出中国,但实际是以卖淫为目的。”

“有一些信誉较差的机构正在招收这些‘学生’学习所谓的课程…在这个行业中,我们正在监督的模式相当普遍。我们在这些事务上与边防局密切合作,这种模式显然正在兴起。”

在四月份的突击中,一名45岁女子在市区的一家妓院里担任电话接线员,之后在7月遭到起诉。

卡农博士本周将该名女子无罪释放,并呼吁对性产业出台确定的政策。

“从我在量刑法院工作的经验中,我知道有些年轻女性会飞进飞出,通过互联网经营可能会被叫做‘游击妓院’的东西。”

“她们实际上就是在开妓院,但与平时可见的由第三方经营的妓院不同。”

卡农博士说,目前的法律无法“充分区分所有这些活动”,议会修改法律是“明智的”。

Missing
提交回复
需要 登录 后回复方可回复,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你可以 注册 一个帐号。
%e4%b8%89%e7%ba%a7%e9%a1%b5%e9%9d%a2_850x85

推荐阅读


相关主题

%e4%b8%89%e7%ba%a7%e9%a1%b5%e9%9d%a2_850x85